伍炳亮:红木家具未来可期 “做精、做特、做优、做专”

2017年10月22日15:07  来源:人民网-家居频道
 

  按语:2017年已过去大半,传统家具行业在起起伏伏中喜忧同在,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各方面的压力。比如原材料、工艺制作、技术传承与设计创新,以及未来方向把握等问题,本网特别约访了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常务主席、中国工美艺术大师伍炳亮先生。以下为采访实录:

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常务主席、中国工美艺术大师 伍炳亮

  人民网:您曾谈到传统家具制作分经典款式和普通“大路货”两种类型,您能具体谈一下吗?

  伍炳亮:中国传统家具分布在全国各地,有着千千万万不同款式,判断它好与差也是一门学问。如何区分一件家具好与差,需要平时不断学习与研究,在实践之中不断提高自己的审美眼光和鉴赏力。传统家具之中既有经典之作又有普通大路货,既有京作御用风格家具,又有民间土作家具。京作的御用家具好像现在名牌代表作,就像我们平时对瓷器评估级别一样,有官窑级别与民窑级别之分。

  那么什么款式的家具叫经典款式呢?我可和大家打个比喻,在明式风格之中,譬如:罗汉床类、条桌类、画案类、四出椅类,或圈椅类别等等,单说罗汉床类,什么款式罗汉床在明式罗汉床类别之中排行第一、第二、第三名,若倒退第十名,那就不能采用经典一词比喻形容了。从这事例说明,对于当代仿古家具、红木家具、企业家们在制作家具时,如何把握好定位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人民网:您认为中国传统家具制作的灵魂是什么?

  伍炳亮:传统家具艺术不是一个没有生命力的标本,我们应该全面地了解传统家具艺术,站在整体高度的艺术水平对每件明清时期的作品进行欣赏、研究和冷静的审视分析。我们学习和尊重的应该是传统家具艺术,而不是独立的一件家具。我认为,明清时期制作的家具,包括宫廷珍藏家具和民间出现的老家具,并不是每一件都是完美无缺的,有部分家具是真正经过文人参与和优秀设计大师所构思设计的,利用能工巧匠们精湛技术的配合打造,成为无可挑剔的经典作品。

  如伍氏兴隆馆藏的一件海南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不仅采用一木一器的做法,还结合了工艺最为考究的全榫卯可拆装方式,整个家具没有一处胶粘,用木槌敲打就能把整件家具拆成零件,而其完整状态下的榫卯连结严丝合缝,连一根头发粗细的缝隙都没有。但也有一些是一般工匠,甚至民间小作坊制作的,有些家具造型方面存在不足,也有些制作工艺不到位的。所以学习与提高是重中之重。

  人民网:您对传统家具的设计创新有着独到的见解,能举例说明吗?

  伍炳亮:我国明清家具虽然取得了世界瞩目的艺术成就,但其型制规格等并不一定完全适应当今的居室生活空间。艺术风格的成因则源于其对传统家具文化的深刻理解,独具特色的“伍炳亮家具风格”就是以“型”“艺”“材”“韵”为准则的传统家具评鉴与设计制作指导理论,改良与创新设计出一批明清式艺术家具。为适应传统与现代生活融合渐变的趋势,我们在款型、尺寸、功能性等方面予以调整改变。以材质处理手法为例,伍氏兴隆黄花梨仿古家具,经风化、打磨、上蜡处理后,将黄花梨绸缎般的质感予以了极致呈现。这其间的独到魅力,首先应归功于其特殊的风化处理。每做好家具,我都将它们放置到室外,任其风吹日晒,乃至反复浇水再暴晒,短则十天半月,久则长达数年。在旁人眼中,这些办法显得“严酷”,但我则借此使家具的材质木性得到充分稳定,一褪新家具的火气,使之呈现老家具般古朴自然的风貌,形成了含蓄内敛的独特韵味,赢得业内外众多专家与藏家的青睐和肯定。

  无论做什么材质的传统家具,都要走精品系列化之路,多出好看、好用、好坐的作品,通过有思想有水平的设计来展现传统家具的韵律于美感。有不少红木家具企业没有找到正确方向,所做出的家具不明不清、不中不西、甚至有的不伦不类。所以,定位制作家具的发展方向非常重要,就好像一条船,在大海茫茫之中,往那方向走?东、南、方向还是西、北方向,必须有一个指南针,也就是说我们传承什么,发展什么,必须有一个清晰的发展思路和方向!

  人民网:您能从艺术和文化的角度来谈谈传统家具与这二者的关系吗?

  伍炳亮:中国传统家具和诗、书、画艺术并列,是中国文化艺术重要的元素。其用优良的木材承载着深厚的中国传统艺术文化,是将形象美和内在美结合在一起的一种艺术。它通过内外的结合,既可以让中国传统家具具有实用好看的特征,又具有艺术感染、文化熏陶的效果。与西式现代家具相比,中国传统家具在造型上更能约束人的行为姿态,在内涵上更注重渗透文化思想。中国传统家具并非是一般实用功能家具,而是一门艺术文化。要厘清二者的关系,第一,要对中国传统家具文化艺术内涵的了解;第二,要了解中国传统家具的发展史;第三,要不断学习与研究、在实践之中提升自己审美眼光和鉴赏力;第四,把握好对传统家具的定位与设计,借古开今、传承与创新、传承与发展,为每一件家具创造了“美”。

  具有“美”的家具才能被广大消费者推崇与热爱,才能创造市场,创造作品最大的附加值,被赋予不同的艺术价值。目前,国内外已经将中国明清家具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形式予以研究,因此,在以后的发展中传统家具会越来越注重具有创新设计意识的家具作品,设计师也会与其他艺术门类的艺术家一样享有备受尊重和推崇的地位。

  人民网:不久前,您荣膺了“第一届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称号,成为了传统家具行业获此殊荣“第一人”,您是如何做的呢?

  伍炳亮:当下的传统家具行业缺乏传承,缺乏对设计的理解,所以呈现产量大却精品极少的现状。我本人一直将传统家具传承视为己任,推行精品制作,并且出书立著福泽社会。于2008年出版的《中国传统家具收藏经典 伍炳亮作品珍赏》是由人民美术出版社耗费数年时间,推出的第一本大型明清式家具作品图册。该图册分为上下卷,近四百件家具作品是我耗时三十年高仿与改良创新设计的千余款家具作品中精选而来,完整地展现了由明至清家具发展演变过程中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是展现中国传统家具最为详尽与全面的作品专集,也是国家级美术专业出版社首次将传统家具设计师的作品以艺术作品集的形式出版发行。

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常务主席、中国工美艺术大师 伍炳亮

  因为历史上朝代的变换、战乱的破坏、人为地损毁等等,能够存留下来的明清家具本来就寥寥无几,因此国内的明清家具屈指可数,使得明清家具的研究多停留在纸上谈兵的尴尬处境。而这部图集之意义早已不限于个人的总结与回顾。这次荣膺了“第一届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称号即是对此贡献的褒奖。

  人民网:红木家具用材枯竭、一木难求的局面不断延伸,原材料“涨势”迅猛,现在很多企业发展都面临内外交困,作为行业的领军人物,您有什么建议?

  伍炳亮:中国经济的发展会在波浪式之中不断前行,从目前市场情况下,正是我们投资的黄金时期。大家可以回想2012到2013年底,各种进口红木原材料创造一个又一个新高后,现有很多木材和2013年高峰时对比已经回落了20%至50%左右,市场行情已经回调到底部。所以,我建议大家现在该是抽底购进原材料的时候了,能否赚取投资丰厚的利润回报,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中国传统家具名贵用材: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印度小叶紫檀、东南亚的老红酸枝,其生长期都超数百年、上千年,是短期内不可再生资源。比如海南黄花梨,经过近几十年的消耗,遗留民间的野生林老料基本枯竭、一木难求;越南黄花梨也已无货进入内地;老红酸枝材料产地出货量迅速减少。那么今后如何把握投资与收藏定位,要根据自己的喜爱和经济实力。

  以红酸枝为例。2016年前十多年间,木材市场曾出现过一整批集装箱大货车装运大量老红酸枝,交易市场火爆现象,但现在由于受《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限定,这种景象已一去不复返。近一年多来,老红酸枝材料商人出货都是几百公斤至二三千公斤小数量。由于远远满足不了需求,市场行情从今年下半年起大幅上涨,创造了2013年以来的新高。分析老红酸枝供应量和库存情况,2014-2015年部分红木企业和木材经销商为回笼资金,偿还银行贷款,曾被迫将库存老红酸枝木料和家具成品廉价出售,现在库存消化已近尾声。

  人民网:请您分析一下今年底至明年上半年传统家具行业的走向,以及未来展望。

  伍炳亮:传统家具企业能否度过难关,在新常态下平稳发展就要有一个清晰的发展思路和明确的目标,要定位于做精、做特、做优、做专,多开发、不断创新设计新的与众不同的精品,尽量减少同质化恶性竞争。因为只要有了自己独特的设计产品,才能为自己企业带来新的活力。企业要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把握不同的市场定位,与时代发展同步,迎合市场发展变化和需求,以此打造出具有当代审美理念的品质家居环境,这考验着各红木企业的掌舵人的智慧。而恰恰在名贵红木材料价格高涨、存世量递减的形势下,制作名贵精品传统家具,向高品质与高艺术含量的方向发展,才能在转型中存活下来,也将具有更强的生命力。

  红木家具行业未来可期,我觉得越稀缺、越名贵的优质、耐用、美丽木材和制作好的精品家具,越能体现它的艺术与收藏价值,能够有条件、有机会拥有实为缘分。对于其它价格不高的普通木材,市场需求潜力巨大,从目前状况看,还远远满足不了庞大的客户需求,价格也会在波浪式前进中再创新高,眼下是拥有它们的最后良机,机不可失。

  (文/ 周一)

(责编:孙红丽、张桂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