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美而生:打造东方美学生活方式

2018年02月22日10:36  来源:广州日报
 

  艺术家佘文涛的禅室

  作家周华诚

  《向美而生:众人受美的召唤》 周华诚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士农工商,自管仲如此划分社会群体以来,匠人这个群体就是中国社会的基本构成部分。他们在漫长的历史中留下数不尽的精妙技艺和作品。而新时代的匠人,在传承的基础上,还需引用新的工具,符合新的审美需求。作家周华诚对当代十六位知名艺术家和设计师的访谈集结成书《向美而生:众人受美的召唤》,展现独特的东方设计理念、精湛的工艺技术及对传统优秀文化的传承与创新,让我们看到中国的艺术家们用工匠精神打造东方之美。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孙珺

  展示16位艺术家的美学理念

  提到工匠精神,作家吴晓波这么理解:工匠精神,是对中国2000多年匠人道统的迭代式传承与更新。它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既是私人价值观所追求的,又是必须带有公共属性。

  而新时代的匠人,虽然从事古老的行业,但使用新的工艺和范式,服务于新的人。他们具有新审美、新技艺以及互联网条件下的新链接。所以,新匠人的标准,无关于年龄、行业、地域,仅在于是否在传承匠人道统的基础上,引用了新的时代工具,符合新的时代需求。

  《向美而生:众人受美的召唤》这本书展现的就是这样一批新匠人。杭州作家周华诚从筹备到采访花了9个月时间,走遍大江南北,采访了敦煌研究院美术所所长侯黎明、中国琉璃第一人戴舒丰、日本知名景观设计师仓永秀夫、设计师陆嵘、建筑师毛厚德、木雕大师陆光正、音乐家何训田、生活艺术家佘文涛等20多位艺术家和设计师,成书时,因为要突出极致,所以一再忍痛割爱,最终保留了16位。

  通过美和艺术提升人的幸福感

  这些艺术家给他极大的启迪。有一次在北京,他们奔波了很久,来到琉璃艺术家戴舒丰的家。他的院子里樱桃刚成熟,于是大家坐到樱桃树下吃樱桃,一边访谈一边喝茶。到了中午,戴舒丰自己动手给大家做铁板烧。“这个过程,你就知道一个艺术家是怎么样生活的。他的生活观是什么,他的艺术观又是什么。我把这些都写在书里了。”周华诚说,“这样一本书,主题就是艺术与生活方式。比如音乐家何训田先生说,‘你是世间一朵花,你要找到自己的芬芳’,跟他们对谈,特别令人醍醐灌顶。”在他看来,这些艺术家为人天真,正是这种天真和真诚,使得他们的作品里有着浑然的大气象。

  再比如,生活艺术家佘文涛,他是潮州人。潮汕人很注重生活文化,喜欢功夫茶。关注喝茶,生活自然会慢下来。在慢和得到内心安静的同时,很多智慧就会生发。“潮州的这种生活习惯,带给我的,就是让我与传统文化在生活方式上得到连接。我以前做过很多事,就像在挖井,都没有挖到水,最后通过一条隧道,把一口口井连通了。我以前画画,做设计,搞摄影,做展览,在追求‘心灵美学’的意义上是相通的。”

  对话周华诚:

  与时俱进的才是好工匠

  广州日报:现在都在说“工匠精神”,您认为所谓工匠精神的核心是什么?

  周华诚:工匠精神的核心,一是专注,二是坚持,三是创新。工匠精神并不排斥现代科技,创新更重要,与时俱进的才是好工匠。只是这样的前进,是不离自己的根本,然后运用新时代的科技手段、传播手段、交流手段,做更多的事情。固步自封的手艺一定会消失的。

  广州日报: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表达审美回归的要求吗?

  周华诚:审美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更想呈现的是这些艺术家的人生观与世界观。他们对待生活的观念,看待人生的角度。我在访谈中常常关注到这一点:艺术家们的艺术追求与他们的人生道路选择之间的关系。这非常有意思。我发现,有大成就的艺术家们,往往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与艺术观是合一的。

  广州日报:在与这些艺术家打交道的过程中,您自己有何改变?

  周华诚:整个采访下来,我非常受益。好的访谈其实是激发,是思想的碰撞,虽然我常常只是抛出一个引子,引出访谈对象更为精彩的话语。我拿到新书以后重读了一遍,在很多语句下划了线。我特别想跟读者分享我觉得最大的受益是,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是怎么想的。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我比较有意识地关注到这些,即那些人生中或艺术中重要的节点是如何到来的,他们又是如何处理的。对这些节点的处理,正是他们人生与艺术的道路走到今天的关键性因素。

  往死里做好一件事

  好的匠人都是在自己的手艺上不断精进的。精进就是创新。比如,设计师毛厚德。他1988年毕业于东京工业大学。东京工业大学是日本的名门,日本的工科第一号,当时毛厚德心想只要能进去,不管什么老师都行。结果选导师的时候,为确保能顺利进去他选了个看起来人气不高的老师,进去才知道,这是全校最好的老师坂本一成。严师出高徒,经过极其严苛的训练后,1992年,毛厚德获东京都立大学建筑意匠学硕士学位,代表作品有日本东京迪士尼主题乐园、日本东京品川新干线综合大厦、上海五角场万达广场、无锡灵山小镇拈花湾等。求学也好,工作也好,他养成了死磕到底的信念。他坚持认为,往死里做好一件事,就会慢慢形成自己的一套价值观。

  周华诚说:“工匠精神包括坚持,坚持就是一条道走到黑,哪管它东西南北风。聪明人很多,聪明人往往主意多,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的不是工匠,是投机分子。”

(责编:张桂贵、孙红丽)